cba四川男篮赛程 > 最強送水工 > 第八十九章 吃生魚

cba璧涚▼娣卞湷 :第八十九章 吃生魚

<table align="right"><tr><td></td></tr></table>    林大路和古凱茵順著洞中的河流往前走。
      “魚!快看,真的有魚!”走了沒多久,在一個水較深的地方,古凱茵忽然激動道。
      “噓!”林大路立刻示意她別出聲。
      他早已發現,可是那些魚一碰到光線,四處逃竄。
      關了電筒的話,看不到那些魚在哪里,不關電筒的話,又會嚇跑它們。
      怎么辦?
      林大路一時之間沒有了辦法。
      可是,那越來越餓的肚子,使得他必須想出辦法來。
      沒辦法,只能繼續往前走,看看還有沒有更加多魚的地方,到時再作打算。
      他們又往前走了幾十米,借著手機的電筒光,他們望見了前面有一個水潭。
      水潭不是很大,目測有半個籃球場那么大。
      林大路和古凱茵對視一眼,加快腳步。
      在手機電筒的照射下,他們看到了這是一座清澈碧綠的深潭。
      潭水中有很多魚在游來游去,可當它們看到強光照來,馬上沉入潭底,或者躲藏在石縫里面。
      這時,古凱茵像林大路偷來詢問的目光,似乎是在問他接下來怎么做。
      林大路深呼吸了一口氣,想了想,有了主意。
      “你先退到一邊,千萬別亂出聲?!繃執舐沸∩囟怨趴鶿檔?。
      古凱茵雖然不知道林大路要做什么,但還是點了一下頭,接著退后幾步。
      突然,周圍漆黑一片。
      林大路把手機電筒給關了。
      周圍除了流水聲之外,變得異常的安靜。
      看著周圍一片漆黑,古凱茵感到有些害怕。
      這個時候,她很想依偎在林大路身邊。
      林大路靜靜地蹲在水潭邊,豎起耳朵,屏息凝氣。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驀地!
      林大路右手成鷹爪狀,快如閃電地伸進水潭里面。
      每次縮手,手里都夾住一條魚上來。
      如此反復地過了不到兩分鐘,林大路已經抓起五條如小孩手掌般大小的魚,并扔在岸邊。
      林大路站起來,打開手機電筒,走到那幾條正在地上活蹦亂跳的魚旁邊。
      古凱茵見狀,也走了過來。
      這種魚長得像石頭魚,但又比石頭魚要大,沒什么鱗片。
      林大路和古凱茵對魚類沒什么研究,都不清楚這種魚叫什么。
      “哇!這么多魚!你是怎樣抓到的?”古凱茵看了那些魚一眼,又看了林大路一眼,滿臉好奇道。
      “林大路出手,魚兒無處逃!”林大路微微一笑道。
      古凱茵無奈地搖搖頭,不能再問,再問他又要大吹特吹了。
      林大路拿起這些魚一一摔死。
      古凱茵見狀,臉色變了變:“你好殘忍哦,這樣硬生生的把它們摔死?!?br/>      “你覺得殘忍的話,就別吃?!繃執舐匪菩Ψ切Φ?,“你平時吃那些豬肉、牛肉、魚生的時候怎么沒說殘忍?”
      “我……”
      “等你餓到沒力氣的時候,你會對它們更加殘忍?!繃執舐凡壞人床?,繼續說道。
      他曾經試過兩天兩夜沒水喝沒東西吃,也親歷過尸橫遍野慘況,對于古凱茵這種不知人間艱苦的圣母想法,他有些反感。
      古凱茵撇撇嘴,換了個話題,問道:“你有火嗎?”
      “沒有?!繃執舐反鸕?。
      “那這些魚我們怎樣吃?”古凱茵接著問。
      “生吃!”林大路想也不想道。
      “???”古凱茵有些驚訝,“這些魚生吃能吃得下去?”
      “能!”林大路說道。
      “我可吃不下?!憊趴鷸迤鵜紀?。
      “那你就等著餓肚子吧?!繃執舐返?,“我們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出去,就算出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找到吃的東西?!?br/>      “可是……”
      “等你餓到沒力氣,想出去都出去不了了,就算到時候有搜救隊,恐怕也難以第一時間找到我們?!?br/>      說罷,林大路拿起一條魚,直接生吃。
      他吐掉幾塊魚鱗,看了古凱茵一眼,帶著些許笑容道:“味道鮮美,你真的不吃?”
      古凱茵厭惡的搖搖頭。
      “其實就像是吃魚生一樣,老實說,肉質比那些壽司店做的魚生還要嫩滑鮮美,也不會很腥!”林大路邊吃邊說道。
      “真的不腥嗎?”古凱茵半信半疑。
      “你試一口就知道了!”林大路說道。
      古凱茵抿抿嘴,猶豫不決。
      “不吃就等著餓肚子吧!”林大路又說道。
      他不知道他們能不能順利離開這個洞穴,也不知道出去外面后能不能成功被搜救隊發現,更不知道離開這里后,容不容易找到吃的。
      所以,他希望古凱茵能夠填飽肚子,才能生存下去。
      古凱茵皺了皺眉頭,小心翼翼的想拿起一條魚,可剛拿到手上,那條魚卻滑掉。
      “來,我喂你!”林大路見狀,把手里的魚遞到古凱茵嘴邊,“這邊我沒吃過?!?br/>      古凱茵輕輕地咬了咬嘴唇,猶豫了一下,慢慢張開嘴巴,咬了一小口。
      “怎樣?”林大路問道。
      “不是很腥?!憊趴鷂⑽⒁恍?。
      “我都說了嘛,和在壽司店吃魚生差不多?!繃執舐泛嗆塹?。
      過了片刻,林大路吃了兩條魚,古凱茵吃了一條,便吃不下去。
      肚子沒那么餓了,林大路用手機電筒朝四周照了照,發現這里很大很高。
      有一個籃球場那么大,差不多兩層樓高。
      “咦!那里好像有個雕像?!繃執舐返氖只繽補庹障蛩隊冶?,有六七米的洞壁上。
      他說著,好奇地走了過去。
      古凱茵立刻緊跟著林大路。
      “??!”
      突然,古凱茵發出一聲驚叫。
      “那……那是……”
      “不用怕,那只是一副骸骨?!繃執舐肥種械牡繽艙趙誒胨橇講皆兜囊桓焙」巧?。
      這副骸骨呈坐姿,背靠洞壁。
      林大路向前走了一步,仔細瞧了瞧
      這副骸骨的主人不知道已經死了多久,衣服早已風化,也看不出路男還是女。
      古凱茵站在林大路身后,感到害怕。
      她是普通人,在這種地方,遇見這樣的東西,不害怕才怪。
      “大路,我們走吧,我怎么覺得這里陰風陣陣!”古凱茵忍不住說道。
      “哪里有陰風陣陣?完全是你的心理作用!”林大路背對著古凱茵說道,“不用怕,世界上沒有鬼,而是有些人心里有鬼?!?。
      說話間,林大路看到那副骸骨坐在一個小木箱上面。
      小木箱陳舊不堪,早已失去原本的顏色。
  手機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