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四川男篮赛程 > 重龍葬道 > 第五十四章:訓練

cba璧涚▼鐩存挱 :第五十四章:訓練


  故事還未聽完,英雄已醉夢。
  頭真是大,被李老頭拉著不放手,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更重要的是旁邊還坐著今生最不想看見的人。
  隱約記得,自己剛要爬起來的時候,天空雷霆霹靂,石臺振動開裂,一時間天搖地慌,隨后自己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這老家伙居然輕描淡寫告訴自己先知死了,就這樣,自己大睡了一覺,醒來過后就聽到這種事情,開什么玩笑?
  這老東西,該不會是自嗨玩脫了吧?
  “咳,咳,話說,你故事完了沒有?我還有事情要做?!筆芯踝約喝綣俅氯フ嫻囊枇?。
  撇了一眼旁邊之人,還有那星河戒獄究竟是什么?牢籠,有在天上的牢籠嗎?何況是在無盡星空中,這老頭不是瘋了就是真的傻掉了。
  更加可惡的是,肩膀上披的這東西,讓人害臊的臉發紅,可以想象到別人是怎樣的目光看待自己。
  “全村希望,一條龍?!?br/>  “呼,呼!”
  叮當一聲!
  手中葫蘆摔落在地上,醉夢呼聲,戲言人生,老頭已經喝得大醉,如一坨狗屎一樣癱瘓在那里,嘴里胡言亂語不清。
  “今后由我來教你戰斗方式?!貝蠛嚎?。
  “什么?”真是感覺晴空放屁黑夜悶騷,今天太陽是打西邊出來了,還是這一群人真是瘋了。
  “怎么?狗乞兒你是有意見,還是不服?!狽胬っ鍆芬壞?,新紅有色。
  咕嚕!“沒,沒有,只是突然之間有點驚訝,你為何會教我?我們不是對手嗎?”十三不曾想他會突然發難,未及反應只能默默承受。
  “對手,真是弱的可憐,記住,只有一樣強大的實力才可稱之為對手,否則,那邊是自尋死路。記住你曾經的誓言,哪怕是淹死在夢的海中,你也要緊緊懷抱它?!?br/>  “記住誓言為何響徹天空?記住那一瞬間的悲痛,當時無能改變什么?那么現在就要有多么努力,傾盡全力你才有那么一絲一毫機會,去見證他的世界?!敝亓遼檔?。
  天空同是一片天空,大地同是一片大地,也許在那遙不可及的山中,走過相同的路。在那不可逾越的頂峰上,眼中的世界是相同的。
  ……
  “還是不夠,加一百!”雙眼怒目明光一閃,嘴上狠心說道。
  而后十三,雙手抓住鼎足,猛然間用力舉起,砰的一聲,笨重的青銅巨鼎就那樣被扔出去,一下子把大地砸了個坑。
  呼!呼!青銅巨鼎落在地上,頓時塵土飛揚,汗水四濺,雙臂不由自主的顫抖,一雙腿更是彎曲站立不直。
  一口口空氣被吸進臟腑中,一口口濁氣被呼出口外,十三須要盡快的平息自己內氣,不然混亂下沒法運轉全力。
  壯漢一陣發呆,擔憂之色一閃而過,隨后便再次催促。
  在接下來的時日,十三不是在練習臂力就是練習腳力,直到拳頭可以開山裂石,一腳可以斷木碎空才算及格。
  一頭黑色的玄狼在場地上伺機而動,頭頂一根獨角如穿天之刺,口中更是咆哮連連。
  四目相對,兇光,很辣,冷靜,平常,一人一狼突然兇威大盛。
  吼!獨狼怒嘯,氣動山河。
  喝!猛然如龍,氣沉一處。
  十三雙腳猛然之間發力,快速移動,一瞬之間錯開玄狼獨角,盡管已經避讓,還是留下一絲鮮紅,一手抓住那一根獨角,一拳擊向兇狼脊椎,迅速直接將其制服,然后舉起摔倒在地上。
  玄狼發出一聲哀鳴,眼看是進氣少呼氣多!
  這次雖然取勝,但是還是不夠,一頭還未成年的玄狼,充其量不過是荒野之中的小角色。
  速度,力量,把握不到火候,若不是在捕捉之時,將這一頭兇狼的兇性磨去了不少,今天若想取勝,不會有這么輕易。
  但是周圍之人早就是一幅驚訝表情,那一頭未成年的玄狼,最起碼要邁入圖騰境界的戰士才能獵殺。
  要知道,十三一直以來只是在自行修煉,除了每次村中分發的修煉資源以外,并沒有額外的資源可供他修煉,現在居然有這么強的實力。
  難道每天就憑揮動石器,偶爾舉舉石鎖與巨鼎,就能修煉到這么強的地步嗎?怎么想都不可能?這一身蠻力,怎么看都不能和平時那個弱不禁風的少年聯系在一起。
  說來也怪,與他同齡的小子都長的五大三粗,可他卻是個另外,瘦小的像個的老頭子一樣。
  給人一種感覺,只需輕輕一拳就可以擊倒他。
  接下來的時間,十三全然不顧眾人驚訝的目光,走向一個巨大鐵球旁邊,這足足有一人身高的鐵球,連接著一條鐵鏈。
  難道?在眾人猜測的心頭,他不可能!在一次埋下更加驚訝的種子。
  由于體魄受限,導致十三力量不敢充分地發揮出來,一手握住冰涼的鐵鏈,用轉全身的力量。
  直接一下子把鐵鏈拉的直直的,在猛然一下將巨大鐵球帶動,隨后,巨大鐵球在十三手中向空中旋轉。
  轟??!鐵球離地而起,從天而落。
  轟??!
  轟??!一下接著一下,一個個深坑成型,巨大鐵球在十三手中舞的風走塵起。
  壯漢看著場中莫名一笑。
  圍觀的眾人都驚呆了,以前從未想到,這個小子居然有這么大的力量,像一頭金剛巨猿一樣威猛,真是夠狂暴的。
  真是不敢相信眼前的這一幕,簡直讓人掉大牙,一個少年而已,這么長時間了,居然還有這么大力氣?
  千斤重鼎,巨大石鎖,對戰荒野兇獸,一件件事情下來,不得不讓人驚呀!少年,今天表現也太驚人了。
  這算什么?自己眼中不可能的人,居然真正的成長了起來,打的自己臉啪啪作響,不是一次兩次議論過這個孩子。
  結局被更改,過程更是如此精彩,大荒當真無奇不有。
  “要告訴他事情真相嗎?”不知何時,李老頭在一旁詢問道。
  “不需要,重要的人自會記得,不重要的人即將遺忘,善意的謊言并非出自善良之口?!?br/>  “大荒無情,是時候讓他真正的認識到這個世界的殘酷,期待,從不會憐憫弱小。等待,從不會擁有世界?!?br/>  “哪怕,心中乞求的愿望只有一點點,在即將到來的亂世中,那一份奢求也太多了?!?br/>  “太過天真,在這個世界上生存不下去,過弱小,在這個大荒中見不到明天的太陽,既然心中有所渴望,那就要不斷的變強,這是他必經的道路?!弊澈豪淠耷?,手指骨節吱吱作響。
  長久以來的習慣,無形的枷鎖不能斬裂,厚重的盾牌不能移開,?;ぷ拋約旱耐幣卜闌ぷ潘?。。
  “李重龍”,從小活在影子下的人,繼承他人之名,你口中的道路又在何方?
  老頭低頭不語,心頭呢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