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四川男篮赛程 > 當贅婿開了掛 > 0056用錢打臉很爽

涓婃捣闃焎ba璧涚▼ :0056用錢打臉很爽


  唐梟淡淡一笑,又抓起一把硬幣砸在王銘臉上。
  “你……”
  王銘很想打人,一名殺馬特上前小聲提醒,他們人多勢眾,不可硬碰硬,撤為妙。
  眺望店外,黑壓壓一片,氣勢又強大,的確不是對手,王銘吸了一口涼氣,不虛的指著唐梟,吼道,“叫人是吧?好,等著,咱們來日方長?!?br/>  轉身,王銘帶著殺馬特們夾著尾巴準備跑。
  最霸氣的語氣,做出最慫的事,莫過于此。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沒有那么容易,五百萬已經準備好了,必須拿走,唐梟冷冷的提醒著。
  盯著幾大麻袋的硬幣,王銘頭皮發麻,命令幾個殺馬特扛著離開。
  “五百萬不清點一下嗎?萬一少了怎么辦?你可是王少爺,不敢欺騙你,數清楚再走吧?!碧畦珊芩說男ψ?。
  王銘動了動喉結,突兀著眼珠子。
  吧唧!
  牛城抓起一把硬幣砸在王銘臉上,“梟哥說了,讓你數清楚離開,聽不到嗎?”
  “我……”
  吧唧!
  “我什么我?讓你數?!?br/>  “你……”
  吧唧!
  “你什么你?不會數數嗎?”
  “他……”
  吧唧!
  王銘被硬幣砸的眼睛睜不開,殺馬特們看到臉疼,他們不敢造次,夾著尾巴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別砸了,數,我數還不行嗎?”
  王銘哭著蹲下開始數硬幣,其他殺馬特們跟著做。特么的不是過來敲詐勒索嗎?怎么給了錢,感覺不到一絲快樂。
  “誰讓蹲著數的!”唐梟冷冷道。
  牛城上前,一腳踢翻王銘,讓跪下,好好跪著數。
  “是,我……我這就跪著數?!?br/>  王銘像個孫子似的跪在那里一個一個的數著。
  牛城冷哼一聲,西裝男們上前,趕走三十多個殺馬特,王銘一個人跪在那里慢慢的數硬幣。
  殺馬特們因為王銘給錢才來的,現在王銘自身難保,一群烏合之眾自然散了,沒有人為他賣命。
  一個小時……三個小時……五個小時……王銘數到懷疑人生,數到第二天早晨,終于把五百萬個硬幣數清楚。
  牛城不高興,一腳又把數了的硬幣踢翻,王銘直接暈了過去,暈過去的時候,兩只手像雞爪一般顫抖著,兩三天都沒有好,以至于以后看到硬幣都特么頭暈,這是后話……
  教訓王銘之后,唐梟命人查清楚其底細,預防得罪不該得罪的家伙。
  王銘其實沒什么背景,聽聞是仗著姐姐嫁了一個有錢的姐夫,給了他一筆錢和幾家店鋪。因為他敗家,并不受有錢姐夫待見,僅此而已……
  當天晚上,唐梟覺得有一件事勢必要告訴元家人,同時想見一見元家的三位小姐,奶奶的,到現在沒有見到一個,算什么贅婿,想想都不爽,于是厚著臉皮去了……
  元家的大部分傭人不認識唐梟,根本不知道還有這么一個姑爺,知道那才奇怪。
  每次來到元家大門口,門口的保安像看乞丐似的看著唐梟,并未出言侮辱,元家對傭人、保安的素質要求還是很高的,來者即客,必須牢記。
  但是,保安們的眼神往往充滿歧視,很快被打臉,有人進去通知之后,每次出來迎接唐梟的是元家大管家元中天。
  堂堂B級修煉者,南城第一高手,可以說是元英雄元老爺子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之主,偏偏迎接像乞丐的窮小子,難以理解。
  這次也是元中天親自出來迎接,保安們的目光泛著輕蔑與不解,對唐梟的來路非常好奇。
  元中天冷著一張臉,很不爽唐梟,爛泥扶不上墻的家伙,元家人沒有空接見,元大小姐非常忙碌,想見必須預約。
  見自己的未婚妻竟然還預約,滑天下之大稽。
  唐梟并不生氣,拿出一壺釀制許久的老酒,打開瓶蓋,元中天眉宇之間閃過一抹喜色,隨之又冷冷的。
  “唐梟,別來這套,就是再拿幾壺好酒來,不可能讓你大晚上見元家小姐?!?br/>  “元老,可憐一下我這個孤兒,好不容易有個老婆,見一面不行嗎?”
  “老婆?你小子毛都沒有長齊?!?br/>  唐梟嘿嘿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下一刻,變得嚴肅起來,此次前來,并不僅僅是為了見未來老婆,而是有大事要告訴元老爺子,這件事關乎元家生死存亡。
  元中天皺起眉頭,下一刻笑了,姓唐的古靈精怪,鬼點子很多,這次口口聲聲說關乎元家生死存亡?怎么不說地球滅亡?
  “元老,真沒有開玩笑?!?br/>  “你倒是說說是什么事?”
  唐梟想了想,貼耳將郭家、宋家將要聯手的事說了出來。
  元中天白眉緊皺,南城四大家族,現在東方家可以忽略不計,如果郭家、宋家聯合,對于元家來說的確是關乎生死存亡。
  仔細一想,元中天狠狠的敲了敲唐梟腦門,盡在胡說八道,唯恐天下不亂嗎?如果郭家、宋家要聯合,肯定早就收到消息。
  唐梟一個靠吃軟飯活著的家伙,怎么可能得到郭家、宋家聯合的消息,肯定是假的,好生可惡,為了獲得元家好感,竟然干出此等不要臉的事,真是廢物中的廢物。
  元中天呵斥一聲,讓唐梟趕緊滾,以后再也不想見到,要不然可要動手。
  “別動手,我滾還不行嗎?”
  “元老!”
  一名F級的修煉者突然出現,在元中天耳旁小聲嘀咕了幾句。
  元中天臉色大變,“消息可靠?”
  “千真萬確?!?br/>  元中天揮了揮手,F級的修煉者轉身而去,然后叫住了唐梟……
  “元老,我已經滾了,還想怎么樣?”
  “臭小子,老夫讓你原地滾,又沒讓你直線滾,給老夫滾回來?!?br/>  握了棵草,這話怎么那么熟悉?唐梟生無可戀。
  元中天目光如炬,仔細的打量著唐梟,這個爛泥怎么會預先知道郭家、宋家聯合?而他元老剛剛得到準確消息。
  唐梟露齒一笑,“如果我說,是風不小心把消息刮到我耳朵里你相信嗎?”。
  “那你信不信我一巴掌拍死你?”
  “這個……我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