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四川男篮赛程 > 幻神局 > 第四十章 再醒無窮恨,輕語引龍出

cba浠婃棩璧涚▼鐩存挱 :第四十章 再醒無窮恨,輕語引龍出


  破門而入的天怡心雙目含怒的盯著躺在柴草上的平凡看了半響,隨后便不由自主地在心底生出了一股失落感。
  因為躺在柴草上的那個可惡的小子從始至終對自己的到來沒有表現出一點點的驚訝,甚至于連看都沒看她一眼,著實可惡極了!
  “哼!一個小叫花子給本小姐擺什么臭架子,就你也配嗎?”
  對于天怡心氣勢洶洶的質問,平凡沒有做任何回應,只是將他一直看向房頂的眼神看向了天怡心。
  剛一接觸到平凡的目光,天怡心從心底開始打起了寒顫,因為她看到了一雙冷漠絕情的眼眸。
  一直跟在天怡心身旁的容嬤嬤看到原本氣勢洶洶的自家小姐接觸到那小子的目光后,氣勢立馬變弱了,便連忙道:“小姐,不用怕他!一個只能躺在柴草上的小叫花子能翻起多大的浪花來……”
  或許是容嬤嬤剛剛的言語又重新喚醒了天怡心骨子里的刁蠻任性,只見她重新變回了往日高高在上的模樣,然后將出手中的皮鞭甩出一個鞭花道:“奴才永遠是奴才,如果你向本小姐磕頭求饒,說不定本小姐心情稍微好一點,可以讓你少受點皮肉之苦?!?br/>  天怡心話剛說完,平凡就已經丟給她一個鄙視嘲諷的眼神,這讓向來驕縱蠻橫的天大小姐又如何能受得了?不出意料,皮鞭一下又一下的抽到了平凡的身上……
  說來也奇怪,平凡雖然年少,但卻出奇的有骨氣,任憑鞭子抽到身上皮開肉綻,卻始終不肯喊出聲。與此同時,平凡眼中那深入骨髓的恨意也是讓人看了膽戰心驚。
  天怡心是越打越氣,越氣越想打,直到她自己精疲力盡了,這才停了下來。
  如今的平凡已然皮開肉綻,昏迷不醒。不僅如此,全身上下流出的鮮血也將他整個人給染成了血人。
  “??!”
  天怡心睜開疲憊的雙眼看了一眼自己的杰作后,突然口中發出了一聲歇斯底里的叫聲后,慌不擇路地掩面狂奔離去。隨后,已經被眼前的一幕嚇得目瞪口呆的容嬤嬤也是發出了一聲慘叫后轉身就跑,就連一直在場的陳氏四兄弟都不忍直視地用手擋住了雙眼。
  相較起來,終歸還是陳大的心思更深,當他想明白平凡此時死應該是最適當的時機后,便開口道:“老三,你去看看人還有氣嗎?”
  老大的話老三不明白,但是老二和老四明白。老大說完后見老三仍站在原地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當即想了想又道:“老二,你和老三一起走一趟吧……你懂我的意思的!”
  老二剛想出聲應允,一旁的老四率先搶著出聲道:“大哥,二哥!就讓我陪三哥一起去吧?哥哥們放心,四弟保證一定會辦妥此事的!”
  “大哥,要不還是我和三弟去吧?”老二有些不放心老四,因為老四是他們兄弟四人當中心腸最軟的一個,他怕老四到時候見平凡可憐,會對他動惻隱之心。
  “老二,就讓老四去吧!難得四弟主動一回,讓他好好鍛煉一下也好?!?br/>  老二聽到老大如此說,便也不好再說什么,因為他看到了老大投給自己的意味深長的眼神。
  老四聽到老大讓自己去后,深怕晚了大哥會反悔,故而不由分說地拉著老三去張羅著抬走柴草中昏迷不醒的平凡,然后急匆匆的往外走去。
  天黑以后,生死未卜的平凡被綁到了一塊木板上,接著由老二和老四抬著出了天賜山莊的后門。然而,只顧著趕路的二人卻沒有察覺到,在他們剛出后門后,有一個身影始終在緊緊地跟著他們。
  這一行兩人的目的地很明確,從出門后便一直朝著天賜都南邊集市的荒林趕路。
  半個時辰后,老三和老四便到了叢林深處。
  “三哥,一路上肯定很累了吧?要不就讓四弟一人去將他丟到前面的沼澤中吧?!崩纖牡難雜鎦刑鵠綽槍匭?。
  “還是咱倆一起去吧,不然讓你一個人去三哥也不放心?!崩先肓訟胨檔?。
  “其實上次我跟著大哥來此的時候,發現沼澤旁邊有好多蛇,四弟心中想著三哥不喜見蛇,故而才……”
  一聽說沼澤旁有蛇,老四的話還沒說完,便被老三打斷道:“大哥和二哥的原意也是想讓四弟你多鍛煉下。既然如此,那四弟你自己去丟吧,記得小心提防蛇!”
  “好!那三哥就在此歇息等著四弟回來?!?br/>  老四見目的已經達到,應了一句后,便伸手抱起捆著平凡的木板朝著沼澤的方向狂奔而去。
  然而令人奇怪的是,老四并沒有在沼澤處做停留,而是徑直沿著一處山丘往上走。一直走道半山腰的時候,便在一個稍顯狹小的山洞門口停了下來,緊著又弓著身子抱著木板進入了山洞之中。
  沒過多久,老四再次彎著身子兩手空空的從洞中走出。老四出了山洞后并沒有立即離開,而是左右環顧之后,走到一旁的亂石堆當中抱起石頭堵到了洞門前,直到整個洞門被堵住后,老四這才轉身離去。
  眼看著老四的身影離去后,一路跟著他們的那個身影才緩緩的從山丘的另一側走出。
  “哎!老四還是年輕啊,遇事還是容易以感情為主。幸好我不放心跟了過來,否則老四今日的行事說不定會給日后埋下禍端。眼下小姐連日來噩夢不斷,如果此刻這小子不死,倘若日后閣主有一日再深究起小姐受傷昏迷之事,到那時恐怕自己兄弟四人還是在劫難逃……”
  那個身影自言自語至此,眼中兇光畢現,緊接著便運功一掌將洞門的石頭轟開,隨后便彎腰進入了洞中。沒過多久,他便抱著綁著平安的木板彎腰而出,直奔山丘后面的懸崖而去。
  常年居住在天賜都的人,都知道天賜都南邊有一處懸崖峭壁,然而他們卻不知道懸崖峭壁的下面是什么。
  ……
  此時已經是深夜了,有一處偏僻的叢林顯得格外漆黑寂靜。然而這種寂靜沒過多久便被打破了。
  “小姐,答應小青,一定要一直往前跑,千萬別停下來……只有你活著,咱們花間派被滅門的大仇才有希望得報!”
  “不行!咱們必須一起走……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小姐,請原諒小青這次恕難從命!”
  漆黑的夜幕下,叢林里忽然傳出兩個稚嫩的女聲,其中最先響起的那個女聲聽著稍微成熟些。
  聽得出來,此時對話的應該是正在生死之間逃命的主仆二人,其中聽起來年齡稍微大一點的那個女聲應該是女仆,剩下那個女聲則是主人。
  話說回來,此二人正是花間派在除夕夜被滅門時逃出來的小公主花輕語和她的婢女小青。
  ……
  沒過多久,整個叢林外邊忽地喊聲大噪,接著便見數不清的火把將整個夜空照的火紅通亮。
  “小姐,來不及啰嗦了!待會兒讓小青先出聲引開他們,然后小姐便趁機趕忙一直往前跑……小姐要記住小青的話,一定要活下去?!?br/>  “不行,我不答……”
  還沒待花輕語把話說完,小青便一把猛地推開了她,接著便朝著叢林的另一邊跑去,一邊跑的同時一邊大聲地喊道:“小姐,你趕緊在前面跑,千萬別被他們給追上了……小姐你放心,小青肯定追的上你的!”
  看著離去的小青,又看著已經迫近的敵人,花輕語當下氣得咬牙跺腳之余便轉身向著自己的前方跑去。此時,身后追趕的那些敵人顯然是被小青給引到另一邊去了。
  花輕語就這樣不知疲憊的一直向前跑著,不知不覺間便跑到了叢林的深處。實在沒有力氣再往前跑,此時的她由于雙腿發軟的原因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上,任憑汗水夾雜在面上沾染的泥土當中,她仍舊是趴著一動不動。
  突然,長期的情緒緊繃再加上一路以來的身心俱疲,死里逃生的花輕語開始聲嘶力竭的捂著嘴哭起來,直到哭累后睡了過去……
  冬季的叢林中本來就顯得濕冷,在加上此時已到了深夜,原先奔跑時被汗濕透的衣衫便濕漉漉的貼到了花輕語的身上,是以她被凍醒后整個人都瑟瑟發抖,只是寒冷的感覺立馬被無邊的恐懼所替代。
  作為生來便衣食無憂的千金小姐,花輕語從來沒有想到過自己有一天居然會見到一直通靈的蛟龍……
  只見眼前的蛟龍通體發的青草色的光芒,兩顆鮮紅色的眼球正一動不動的盯著花輕語。仿佛是看出了花輕語眼中的恐懼和不安,通體青色的蛟龍出人意料的開口道:。
  “嘖嘖!直到今天我才知道,原來老天待我不薄啊……居然讓我碰到這么一個千年都難求的無相體質。小姑娘,讓我融入你的身體吧,那樣我便可以直接跨進化龍生象的境界了……”
  都沒等蛟龍把話說完,花輕語便已經被嚇得不省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