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四川男篮赛程 > 道極者 > 第47章 晚宴 二

cba鍗婂喅璧涜禌绋?:第47章 晚宴 二


  郝南仁見狀,當即頭疼的要命,倒也不是因為他怕誰,而是,這個女人,讓她有一種想要躲避卻站不起來的沖動,也就是說,現在,郝南仁想站起來,逃離現場,可是,他的腿,不聽使喚!
  “還真是冤家路窄,姐姐,我嚴重懷疑你,你在跟蹤我!”
  沒錯,這個妖嬈且成熟的女性,就是那日,賠償給宋姝靈父親十萬元的倒霉蛋,那個董事長!
  看到郝南仁身邊,坐著一排人,她突然眼睛開始放電,并嬌嗔道:“你看看你,自從那一別,姐姐我可是天天在惦記著你,你倒好,居然這么說人家!”
  郝南仁心想,你還真是個狐貍精啊,也不顧自己身邊有多少人,就這么赤裸裸的調侃自己!
  郝南仁干咳兩聲,瞬間尷尬的他,一時還真不好該怎么去回她,尤其是,這還是一個無法抵抗的‘狐貍精’!
  發覺了郝南仁的面紅耳赤,葉爵巨倒是大大方方的站起來,禮貌與之握手:“你好,我們是代表豪仁集團前來赴宴,閣下是?”
  該女子見他是好男人身邊的人,倒也客氣,伸手回禮:“孫茹!”
  短短兩個字,讓郝南仁的耳朵,瞬間享受到了多大的恩澤似得,一直有一個聲音,回響在耳中,久蕩不散!
  “要不……在這里坐一下?”
  葉爵巨倒是有眼色,可是,這不讓還好,一讓反而使旁邊乖巧的劉舞,坐在了郝南仁的旁邊,并回絕道:“哥哥,小宋姐姐可是警告過我,讓我看好你呢!”
  說著,她愣是將站起來讓位的葉爵巨,拽到了自己先前坐的位置上!
  這一幕,讓孫茹完全看在眼里,但是,她卻并不甘心于此!
  居然直接來到了郝南仁的身邊,輕撫裙擺,竟然直接坐在了郝南仁的大腿上,并挑釁著宋姝靈派來的小間諜劉舞:“還是這里舒服一點!”
  氣的劉舞是目瞪口呆,有口難言:“你……”
  郝南仁倒也沒有什么過激的反應,而是徑直站起來,推開了她:“別鬧了,行嗎?我還是一個小屁孩兒!”
  “哼,你騙我的吧,你少說也有20歲,別以為我看不出來!你是小屁孩兒,那我豈不是老太婆?”
  孫茹并不吃他這一套敷衍,所以,郝南仁的真話,反而成了假話式的敷衍!
  看到郝南仁受到了撩擾,葉爵巨倒是不得不當個好僚機,幫他解釋道:“他沒騙你,他真的只有15歲!”
  孫茹還是有些難以置信,不停的在郝南仁身上掃視,足足幾十秒的時間,方才開口道:“嘻嘻嘻,無妨,姐姐可以等你張熟一點喲!”
  郝南仁聽她這么說,當即也是有一種想拍死她的沖動,可是,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這個孫茹給他的誘惑,是致命的那種!
  難以拒絕!
  這種魅力,其成效是足以讓他完全忘記對宋姝靈的承諾,可見,這就是一個貨真價實的魔鬼!
  至此,郝南仁突然說道:“你,跟我來!”
  他將孫茹拽離了沙發的位置,反而來到了一處相對來說,比較僻靜無人打擾的一個角落:“能不能別鬧了?我心有所屬,你就別玩兒我了,好吧?”
  這時,正好一個身著正裝的巡邏服務生,從他們身邊走過,孫茹碰巧順手叫停了他,取來兩杯紅酒,遞給了郝南仁,并臉上的笑意,漸濃起來:“那又怎么樣,你有你的心有所屬,我也有我的執著呀!我尊重你,你也是不是應該尊重我的選擇呢?”
  受到挑釁的郝南仁,還是選擇了逃避!
  一股腦的再次輾轉,來到了另外一處供客人們休息的沙發上,而孫茹,則執著的跟了過來,突然,郝南仁感覺到一團軟肉緊緊的碰到了自己的胳膊!
  郝南仁扭頭一看,本能的向旁邊移了移!
  “呵呵,堂堂道極者創始人,居然這么怕我一個弱女子?”
  “你弱嗎?你都把我攆的換了好幾個地方!”
  郝南仁實話實說的陳述了自己的無奈,可是,這孫茹,并不將他這無奈,當成是一種弱勢,反而,得意的很!
  尤其是郝南仁抱怨過后,她更過分了,居然直接將郝南仁的臂膀,擁了過來,并側頭??吭諏慫納砩?,郝南仁見越來越多的人進入大廳,并時不時有人投來羨慕的眼光,他也是渾身不自在,且額頭出汗不少:“你能松開我嗎?很多人都看著呢!”
  孫茹不但沒有松手,反而靠的更緊了,并解釋道:“看就看嘛,反正,我賴上你了,你跑不掉!”
  這時,郝南仁就想嚇她一嚇:“你再不松開,我可假戲真做了!”
  誰知,孫茹仰起頭卻挑釁道:“我賭你不敢!”
  見郝南仁又一次陷入了沉默,她突然再次開口道:“小弟弟,你就這么愿意,為一個人,而拒絕我嗎?你可知道,我是能夠幫助你平步青云的人喲!”
  這時,郝南仁突然卸下了防御,笑著問道:“那好,你能幫我什么?”
  孫茹見機會來了,倒也不客氣,回答道:“你以后就知道了!”
  郝南仁笑了笑,危言聳聽道:“就算我們有以后,你就不怕,在以后的以后,還會有另一個人,來取代你?今天,你以同樣的手段,達到目的,那么,說不準哪一天,又有另一個人,做著你現在做的事!你不怕嗎?”
  “怕啊,但是,我敢保證,我是你離不開的女人!”
  郝南仁沒有繼續與她搭話,而是在思考著什么,倒是這個孫茹,簡直可怕的厲害,居然猜到了郝南仁心中所想:“我知道你在顧慮什么!”
  郝南仁自己都不清楚,她居然如此胸有成竹,這就讓他好奇了:“哦?說說看!”
  她不停的晃著自己手中的紅酒,淡淡說道:“你一直想給你的女朋友一個完整的愛,但是,你又無法拒絕,我對你的誘惑力,對不對?”。
  郝南仁向后靠了靠,驚訝道:“誰要是攤上你這么個紅顏,那可真是一場禍害??!”
  郝南仁說出了他心里的真心話,可是,他卻發現,自己陷的越來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