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四川男篮赛程 > 東京玄幻升級Days > 8. 此香非彼香,乃‘返魂香’也

cba杈藉畞璧涚▼ :8. 此香非彼香,乃‘返魂香’也


  卻見他抬腳就往城外跑,連忙收拾好靈食,“喂~,不要走那么快啊,等等我啊~,吶—”,夕城戈唯趕忙快跑幾步跟上,接著與坂井誠并肩行走在一齊,
  …………
  城主府,閣頂層,走廊處,
  “哦,你確定他們說的是這些?”織田信長看也不看因為他的責問,而趕緊單膝跪地連稱“不敢欺瞞”的「上忍」志能便頭目。仍駐足遠眺,就這么看著坂井誠與夕城戈唯就這么一路似是追逐打鬧一般的,說說笑笑的出了城門。
  就在這時,從另一邊走出來的男子,以輕松的語氣打破了這寂靜的空氣,說道,“雖然有些是因為他們談話時的角度的問題,以唇語辯之,斷句不太準確,但是在大致的語意上卻還是不會什么出紕漏的?!?br/>  出現在織田信長身邊的這兩人同屬于一個志能便世家,隨后適才出現的這名男子便是這個小世家家族的掌舵人。在這個越來越亂起來的時代,群雄并起,從而割據一方,真的是什么人都敢稱一聲自己為‘大名’了。
  這些志能便也是人,也都是有一番野心的人,如同這名男子的家族這般,也只能算是個小家族,幾百號人歸順于織田信長的手下,在這那古野城連個水花都濺不起來。
  像這樣歸順于織田信長的‘有能力’的小家族還有很多,有的是除妖師家族,驅魔師家族,退魔師家族……
  而那些‘有能力’的大家族都已然早早的借殼上市,成為一方大名了,哪像這些苦哈哈……
  “嗯,我知道了?!敝鐨懦げ恢每煞?,看到坂井誠兩人消失在視野之外后,一邊向內屋走去,一邊問道,“那位鬼無先生呢,現在,是否還在城中?!?br/>  他剛才只顧觀察夕城戈唯兩人了,卻一時間忘記了,城里還有一個不安定因素,但是,這些小事自然會有手下們去辦,犯不著,也不用,他去事事親為……
  “那個除妖師還在城中,但是,經過手下傳遞回來的信息,顯示他似乎非常關注那個叫作夕城戈唯的女人……”
  聽著那名上忍的匯報,織田信長突然話頭一轉,“你們覺得那坂井誠的實力如何?”
  兩名志能便聽到織田信長的問話,一時陷入沉吟,最后還是那名上忍在族長的眼神逼迫下,咬著牙,說道,“深不可測,小人沒有把握……”
  “深不可測?沒有把握?嗯↑……”聽到這里,織田信長停下了繼續走向讓斯波美朱休息的房間的腳步,“吶,如果,我養著你們就是為了讓你們說這些,什么深不可測,之類的話,那么,我為什么還要繼續養著你們,嗯~,說呀——”
  “我……”就在那名上忍正待辯解之時,織田信長的手上閃過一道魔光,那名上忍便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一道魔氣在他之前的所在的位置,翻滾流轉。
  做完這一切,織田信長的語氣似乎也平和了一些,繼續問道,“那你們覺得那鬼無先生的實力又如何呢?”說道這里,他才回轉過身來,看向那名志能便族長。
  “十招之內,我或可殺他!”
  “好,很好——”,織田信長聽到這里便換回了,十一歲少年該有的童稚笑容,頭也不回的快速走向斯波美朱休息的那間房間?!凹親∧闋約核檔幕啊?br/>  直到感知到織田信長走遠了,那名志能便的族長才堪堪抬起頭來,這是他才后知后覺的感覺到后背一片冷汗,看著面前的翻滾的魔氣慢慢的在自己面前聚攏成羅盤一般的模樣,心中仍有心悸之感,
  ‘城主大人的魔道術法是越來越純屬了,要不是因為才剛剛開始修煉,要不是這樣的話……,只要大人潛心修煉,五年后,必定一統曰本,建立無上之地上魔國……’
  搖搖頭,放棄心中的幻想,‘現在時機還不成熟,就像今天,就見著了一個深不可測的家伙。坂井誠,坂井氏家,有這么厲害的人物嗎……’
  “算了,還是好好的著眼于眼前當下為好,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吧,”說著,便將仍漂浮在半空中的‘羅盤’收好,自言自語道,“也不知道,次郎這次還能不能從‘魔域’安然回來”,咬了咬牙后,“實在不行,還是得借這‘鑰匙’,去救他了……”
  …………
  兩人正在路上走著,突然,夕城戈唯看向剛剛和她擦身而過的,那名女性,“哇~,好香啊,”她趕緊拉住還在繼續往前走的坂井誠,“吶吶,那個姐姐的身上好香的啊,我去問問她用的什么牌子的香水,你等一下我啊……”
  說道這里,夕城戈唯才反應過來,現在她們在這里是古代,用的也不是什么叫做香水的物件,“啊啊~,不管啦,管它是香水還是什么其它的,總之,你給我在這里不要動,等我一下,我問完馬上就回來……”說完便,趕緊追上前去。
  坂井誠看著活力四射的夕城戈唯,有些想笑,但也只是嘴角微微翹起,可是似乎其中卻也充滿了寵溺的意味,于是也看向了她所說的那名女子。但是,一看之下,他便看出了一絲端倪……
  過了一會兒,夕城戈唯帶著失落的表情回到了坂井誠的身邊,有些郁悶的說道,“我們繼續走吧?!彼低?,還將剛剛沒有一次性吃完的靈食,大把大把的往自己嘴里塞。。
  “怎么了?怎么這么不高興的樣子?”
  “沒什么,只是她給我看的化妝品,跟我聞到的香氣,完全不一樣,她根本就是在敷衍我,就是不想讓別人知道,她這么吸引人的原因……”夕城戈唯臉頰氣的鼓鼓的,連忙向坂井誠說到剛剛自己的遭遇,“你不知道,就剛才那一會兒,就有好多男人,一邊走路,一邊回頭看她,甚至還有人因此摔倒了……”說到這里,夕城戈唯她又不地道的笑了起來,可是坂井誠的下一句話,卻讓她愣在了原地,如遭雷擊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