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鍥涘窛2018 :第六章雨露均沾


  他們到騰云商行門前,馬騰云從馬車上下來,看著棺材里的人,還有替棺材里的人鳴不平的人。
  商行管事徐景濤看到馬騰云來,趕忙過來說:“老爺這些人想要訛詐我們?!?br/>  “你說什么?我兄弟明明吃你們的藥死了,還說我們訛詐,你們騰云商行就是這么店大欺客嗎?”這個五短身材的男人喊的聲嘶力竭。
  “你叫什么名字?”馬騰云好奇的問。
  “我叫白三,里面我兄弟白二?!?br/>  馬騰云探頭看看棺材里的人,倆個人真像。
  “你準備怎么處理?”馬騰云問。
  “賠償我五十萬金幣,這件事就了了?!卑茲低?。
  馬騰云渾身的氣勢一變,一記虎拳往棺材里突然砸去。
  里面的人感覺到危險,睜開眼,一拳對上馬騰云的虎形拳。
  棺材四分五裂,所有人看到了這一幕。
  老吳大喊:“好??!敢訛我們傷害?!?br/>  “馬老爺這件事對不住了,我們這就走?!卑茲豢幢┞毒妥急咐肟?。
  馬騰云嘴角上揚,冷笑一聲:“既然敢來就留下性命?!?br/>  白二譏諷道:“馬老爺未免太霸道了吧!”
  馬騰云收拳,脫下披風,說:“任何人在騰云撒野,死?!?br/>  屬于武者九層的氣勢散開,出手,一招虎形拳,鋪天蓋地的壓在白二的面前。
  他要躲避,他只是個武者六層,但怎么可能。
  被馬騰云拳頭砸在胸口,打的他倒在地上,一口污血吐出來,一命嗚呼。
  白三跪在地上,哀求:“馬老爺饒了我,繞命?!?br/>  “誰讓你來的?”
  “是周公子,是周瑞雪公子?!蔽餿?。
  “哼,竟然敢誣陷城主府,那就留不得你?!甭硤讜埔患腔⑷宜懶稅茲?。
  所有人都看的心驚膽戰,與此同時有一個想法,不是說馬騰云不能修武嗎?這是哪個混蛋說的?
  老吳把披風給馬騰云披上說:“城主府要對付我們了?!?br/>  “老吳讓人給城主府送去,就說這倆個人誣陷城主府,被打殺了?!?br/>  “是?!?br/>  馬騰云坐上馬車,喊:“我們商行的藥吃死人,別說五十萬,一百萬都給,可要是尋釁滋事,別給我留下他小命了?!?br/>  馬車隨即緩緩離開。
  人群中張長生看的心驚肉跳,這,這TM太恐怖了吧!
  回到家的馬騰云躲回書房感悟《次方重拳》的真氣。
  沒想到是城主府對他的產業有了興趣,真是不知死活。
  要盡快進入人合境,這樣他這個楓葉城的首富才會名副其實。
  其實這樣說也不合適,自己恐怕已經不是楓葉城的首富了。
  此刻城主府,城主看著馬騰云送來的尸體,氣的把椅子一掌拍的四分五裂。
  “爹沒想到這個馬騰云突然能修武了,沒想到他隱藏這么久?!敝莧鷓┧?。
  “恐怕這個馬騰云真用自己的百萬金幣買到了養體藥劑了?!閉懦ど擔骸俺侵魘鞘焙蚨至??!?br/>  “不,任他馬騰云在怎么強,也不是我城主府的對手,現在當務之急是迎接公主,馬騰云那里先放一放?!?br/>  張長生很不安,但周城主已經決定,他也不能說什么,畢竟他只是個半步人合境。
  他離開城主府,回到馬府的修武院,看到馬騰云正修煉豹形。
  隱隱約約已經成形,張長生危險的感覺越來越強。
  白剛看到他后,說:“馬老爺如果能突破人合境,楓葉城恐怕會被重新瓜分了?!?br/>  張長生一個勁的點頭。
  雖然他在點頭,心里卻不這么想,自己和城主府勾結要是暴露出來,以馬騰云心狠手辣的行事風格,一定會死。
  他要想辦法,必須想辦法。
  “白剛上來和我練練手?!甭硤讜坪?。
  “是?!卑贅兆呱锨?,和馬騰云打斗在一起。
  他的作用就是幫助馬騰云熟練運用《五禽拳》。
  虎形,蛇形,鶴形,豹形,這四形,馬騰云交換自如。
  他和白剛的打斗把張長生看的目瞪口呆,這,這怎么可能?
  難道馬騰云是天才?不對勁,不應該,否則不會在這個年齡修武。
  他急匆匆的離開修武院,直奔城主府,他要見周傲雪,要他和自己一起把馬騰云殺敵。
  馬騰云則在張長生離開后停手,讓白剛該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他看老吳和他兒子吳小遷竊竊私語,問:“你們倆個再干什么?”
  老吳把吳小遷趕走,過來說:“他又不死心,想要拜張長生為師?!?br/>  “我看張長生這個人兩面三刀,還是讓小遷打消了這個念頭吧!”
  “唉!這孩子就不死心?!崩銜庖脖硎疚蘅贍魏?。
  馬騰云看老吳滿頭白發,跟了自己三十年,還是不忍心讓他留有遺憾,說:“你這幾年也積攢了一些金幣了吧!”
  老吳答:“拖老爺的福,有一些家產?!?br/>  “府里還有一些石乳,你再給他買一些,等我突破人合境我會給小遷求來一瓶養體藥劑?!甭硤讜撲?。
  老吳趕忙跪下說:“老爺的大恩大德無以為報,吳家上下只能盡心盡力伺候老爺,為老爺萬死不辭?!?br/>  “老吳你又忘記在家里不允許跪了,還有這件事保密,當然如果我無法突破人合境,一切都只是空話,活都不知道能活?!?br/>  把老吳扶起來說:“你兒子和我兒子一樣,當初我不能修武,準備死后就把家產都給小遷的,現在還有幾十年可活,這件事就不說了,給他去求養體藥劑也算給你老吳一個交代?!?br/>  老吳唯一的心愿就是兒子不能修武,現在馬騰云既然答應,這件事就成了,他知道馬騰云一句話頂一句話。
  讓老吳離開后,馬騰云坐在那里感悟《次方重拳》,并引導真氣。
  老吳讓人護衛守住修武院的門,急匆匆的趕回家,把自己這些年攢下房契,地契都找了出來。
  吳小遷看到后問:“爹你這是干什么?”。
  “還不是為了你,還有你給我離那個張長生遠一些,老爺已經動了殺心,你小心點的?!?br/>  吳小遷詫異的追問:“老爺為什么要對張師傅動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