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四川男篮赛程 > 怪魂記 > 第三章 九尾VS猼訑

鑻忓窞cba璧涚▼ :第三章 九尾VS猼訑


  九尾狐出現,乃世間將有大亂之象??墑欽獯尉盼渤魷?,怎么天地沒有大便呢?
  陳耀勉強地抬起頭,看著縫隙中天空上的情景,此時天空依然很亮,雖然接近晚上。
  天依然沒變,地也沒有什么大變之意,這是怎么回事?
  九尾乃靈皇境界靈獸,怎么會對一個靈師級別的猼訑狂追不舍,難不成這九尾......
  陳耀透過細縫,它精準的鎖定了九尾狐的其中一條尾巴上的傷痕。
  “看來是被別人打傷了?!背亂旖俏⑽⑸涎?。
  “這場戰斗有趣了?!?br/>  空地上,九尾狐大吼一聲,撕裂的吼叫聲帶著磅礴的靈力,均勻分散的靈力如同一張巨網,籠罩上猼訑的全身。猼訑毫不示弱,沒有眼靜的頭上,一張嘴也大聲吼叫道。猼訑看到如網似的靈力,把身子一轉,后面的九條尾巴一甩,把靈力劈開了一道口子,一分為二,從猼訑身旁擦身而過。猼訑毫發無損。
  猼訑轉過身,卻發現九尾狐竟然已經發動了下次攻擊。九尾狐身在半控之中,兩只鋒利的爪子帶著巨大的紅色靈力,朝猼訑抓來。猼訑措不及防,毫無躲避之力,只好硬著頭皮往上撞,頭上帶著藍色的靈力,猼訑所到之地,皆有靈力飄過。
  九尾看此情景,臉上表情更加猙獰,嘴角好像有一抹嘲笑的意味。
  就在爪子與頭部,紅色與藍色靈力要相撞之時,九尾在半空中瞬間消失,發出呲的聲音,留下了一道黑色的小殘影,小殘影只存留了一小會兒的時間,猼訑頭部撞了個空。消失的九尾從猼訑的后方出現,鋒利的爪子再次從后方抓向猼訑,猼訑在此情景毫無反抗之力,只能任狐宰割。
  因為之前沖擊力過大,導致猼訑不能轉身應對敵人。九尾鋒利的爪子一把抓向猼訑的身體上,猼訑身體上的眼靜微微一動,好像在嘲諷著九尾。
  “這狐貍怕是忘記了猼訑的眼靜長在后背?!背亂ψ趴醋帕絞藪蚣?。
  就在爪子要抓到身體的那一刻,猼訑的九條短尾巴各自分開,綁住了九尾的兩只雙手,九尾大叫一聲,雙手用力的掙脫著,掙脫了猼訑的束縛。
  “不知是哪位強者,把九尾打成這樣?!背亂蛻止鏡?。
  現在的九尾狐估計差不多也就大靈師的境界,如果九尾狐沒被打傷,那猼訑可就真的束手無策了。要知道,靈皇和靈師之間的差距,簡直相隔十萬八千里。
  猼訑穩穩地落到了地面上,九尾也是輕巧的落到地面上。九尾與猼訑雙方都不敢動手,相互用兇惡的眼神對峙著。
  陳耀此時正在亭子里美滋滋地看戲。斗師和大斗師的生死對戰,陳耀還是第一次看見,雖然在書上也了解了不少,但是百聞不如一見啊。
  要不是九尾狐受了傷,恐怕早已經發現躲在亭子里的陳耀。
  天色已經漸漸暗黃起來,再過不久太陽就要落下,整片天空將成為月亮主宰。
  對峙許久的九尾狐和猼訑相互不敢動。九尾狐的眼神中充滿著憎恨和殺氣,好像隨時就會發動進攻,火紅色的磅礴靈力圍繞著它,后面的九條大尾巴擺動著。另一邊的猼訑側著身體看著九尾,后面的九條尾巴又細又短,隨時?;ぷ拋約旱陌踩?,他的全身上下都被藍色的靈力包裹著,靈力也很磅礴,但是比不上九尾狐。
  九尾狐終于按耐不住,發出一聲大吼,吼叫往地上猛的一蹬,右手爪子猛的抓向猼訑。猼訑走就開始防備,九條尾巴用力的纏住了九尾狐的雙爪,九尾狐被死死的束縛在地面上,發出痛苦的喊叫聲。猼訑不給它逃跑的機會,九條尾巴用力的纏繞著,越纏越緊,九尾狐不得動彈。猼訑的九條尾巴發出藍色的靈力,好像正在吸著九尾狐的紅色靈力。
  亭子那邊的陳耀看到這一幕后感覺到了不對勁,右手擺成一個造型,放到了鼻子下面,好像在思考著什么。
  九尾狐不可能就這樣被纏死,難道是......
  被纏繞的九尾好像沒有一絲的環生希望,終于倒下了??墑薔馱詰瓜碌哪且凰布?,被纏繞著的九尾狐突然消失,化作一團紅色的靈力飄散開來。猼訑一驚,快速收回尾巴,想要往后一甩,可是已經沒用了。真正的九尾狐已經一爪抓到了猼訑身上,猼訑背后出現了數個抓痕,鮮血直流......
  九尾狐把猼訑的心部挖開,拿出了一塊藍色的晶石,晶石散發著濃郁的靈氣氣息。
  “是靈核?!背亂蛻泥止鏡?。
  靈核是存在于靈獸身體里的一種東西,里面包含了巨大的靈氣,價值不菲。實力越大的靈獸,靈核里包含的靈氣也就越多。
  九尾狐拿到靈核后大吼一聲,張開了自己的血盆大口,一口把靈核給吞了下去。接著,九尾狐散發的紅色靈力慢慢帶了一點藍色,但是藍色的靈力很快就被紅色的靈力所覆蓋。
  “這是把靈核里的靈氣轉變為自身靈力的過程,看來這九尾狐很需要能量啊?!背亂匝宰雜锏廝檔?。
  吸收完靈氣的九尾狐耳朵微微一動,眼靜里的殺意再次涌動,它把頭一轉,盯向了那座藏了陳耀的亭子。。
  不好!剛剛它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猼訑身上,再加上只有大靈師的實力,所以沒有發現我??墑薔盼埠嶄瘴脹炅櫧?,所以境界大幅提升,現在應該已經是靈主的境界了,可能發現我了。
  陳耀臉色大變,把眼睛從細縫中挪開,轉過了頭,后背靠著后面的柱子。他用手使勁的無助嘴巴和鼻子,臉上的冷汗一滴一滴冒出,往下緩慢的流著。他沒有時間去擦汗水,只能任由汗水流著,使勁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和鼻子,希望不漏出一點點的聲響和氣息,希望這樣可以讓九尾狐不發現,讓九尾狐離開。他心里慌得一匹,敵方可是一個靈主境界的靈獸,自己一個沒有境界沒有靈魂只是讀書多的普通人,怎么可能打得過強大的九尾狐呢?